╃ 论坛登陆╃ 用户名称: 用户密码:

[进入] [用户注册] [忘密]

RSS 信息反馈  网上投稿 

 

 
 
当前位置:首 页 >> 新闻 >> 娱乐新闻 >> 正 文 [  ]
中国新闻周刊:"798",北京"城市名片"的未来

时间:2006年2月27日14:24 编辑:『现代供热·编辑部』

  (声明:刊用《中国新闻周刊》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在一片发展创意产业的热闹呼声中,作为北京市6个自发形成的创意产业集聚区之一, “798”的艺术家们既欣喜于他们终于被官方正式认可,又担心政府介入不当毁掉艺术区的灵气。匠气和灵气,往往只有一线之隔

  文/左林

  “我们的心情是又希望政府管,又不希望政府管,其实挺矛盾的。”提起798艺术区被列为文化创意产业集聚区一事,798最大的展示空间“时态空间”的老板徐勇表情复杂。

  在刚刚闭幕的北京市“两会”上,创意产业成了绝对的热门词汇。去年12月30日召开的北京市财政工作会议已决定投资5个亿用于建设文化创意产业。1月15日,在市发改委向两会代表下发的材料中,798艺术区被列为北京已形成的6个文化创意产业集聚区之一。

  其他的5个产业集聚区是:石景山的数字娱乐示范基地、中关村创意产业先导基地、德胜园工业设计创意产业基地、亦庄的国家新媒体产业基地及东城区文化产业园。

  从2003年4月13日的“再造798”活动让这个纯粹自发形成的艺术区走入公众视野开始,798艺术区面临的最大问题都是“拆与不拆”。但现在,“拆看来是拆不成了”。现在更令人关注的,是798未来将往何处去。

  自发形成的“城市名片”

  1995年,中央美术学院雕塑系以每天每平方米3毛钱的低廉租金在北京酒仙桥4号租用了一个3000多平方米的仓库作为雕塑车间,接受政府委托制作卢沟桥抗日战争纪念群雕。雕塑工程完工后,翻模工罗海军续租了这个空间,把它做成一个向艺术家开放的雕塑工厂。此举开启了798从厂区走向艺术区的先河。

  此后,美国人罗伯特的艺术书店、黄锐的个人工作室、日本“东京艺术工程”画廊陆续开张,“798”初现雏形。2002年9月,一直在寻找创作空间的徐勇发现了这个地方,“就好像做梦一样”,他在惊喜中一举租下了1700多平方米的厂房。

  2003年,美国《新闻周刊》评选出“世界城市TOP12”,北京798的空间重塑所代表的新风格得以入选。《纽约时报》称“北京东郊出现了当代艺术SOHO区”,将这里与美国纽约当代艺术家聚集区SOHO区相提并论。法国《问题》周刊也刊登了名为《新北京已经来临》的文章,认为798的出现是中国正在苏醒的标志之一。用英国当代艺术中心前任总监Philip Dodd的话,“798已经成为朝阳区最大最重要的品牌之一,从伦敦,到纽约,到巴黎,每一个关心艺术的人都在谈论798。”

  现在的798内,个人工作室、艺术公司、画廊、酒吧、健身中心等机构一共200多家,徐勇说:“除了那些还在生产的车间,每一寸能租的地方都租了出去。”同样是北京民间自发形成的活力地带,与上世纪90年代初开始发展的什刹海、中关村相比,798仅用3年时间就完成了从升温到沸腾的过程。

  798的迅速上升,带动了地价上涨,引发了土地产权所有者七星集团与艺术家们的矛盾。艺术区的土地使用权属于798工厂的七星集团,徐勇告诉记者,厂方屡次想收回土地进行地产开发,这就意味着这里聚居的艺术家们必须迁出。矛盾被媒体曝光后,从2004年7月以来,北京市市委书记刘淇、市长王岐山等先后对798进行过明察暗访,最后于形成了谨慎的积极态度,即“看一看,管一管,论一论”。到现在,“此次市两会明确提出将798发展成文化创意产业中心,是政府认为到了它可以健康发展的时机。”朝阳区文化委主任李龙吟如是表示。

  纷纷扬扬的创意产业大背景

  此次在北京市人大四次会议的审议现场,市委书记刘淇23分钟的发言中连续提到了25个“创新”。“创意产业”一夜之间浮出水面,并且红得发紫。

  何谓创意产业?北京国际城市发展研究院院长连玉明认为,它是传统文化元素经过人的创意,与高科技手段相结合形成的新的产业集群,是高科技、高智力和文化元素的结合,主要包括广告、建筑设计、艺术品和古董及文物交易、数码娱乐、电影与录像、音乐、表演艺术、出版、软件及计算机服务和电视广播等行业。

  资料显示,全球创意产业每天创造的产值达220亿美元,并正以5%左右的速度递增。英国是首先将创意产业引入国策的国家,6年来已发展成为产值第二、就业人口第一的产业。

  2005年12月6日,首届上海国际创意产业活动周落下帷幕,上海方面宣布近期就将启动18个创意产业集聚区,它的目标是和伦敦、纽约、东京站在一起,成为“国际创意产业中心”。2004年7月9日,苏州“国家动画产业基地”在国际科技园正式揭牌,仅2004年一年,园区内动漫企业的销售总额就超过了1亿元。

  而深圳也提出了建设“设计之都”的城市梦想。今年年初,北京市发改委连同文化、财政等部门曾前往深圳考察创意产业的发展情况,发改委产业处处长姚忠阳说,深圳的政策对北京有借鉴意义。

  2004年,由上海政府投资,由国外策展人帮助设计、规划,将上钢改造成一个艺术展示空间,并于2005年12月举办了中国雕塑百年展。参展人之一、清华大学美术学院教授李象群说,在这个艺术区里,艺术家完全成为项目主体,政府只做基础环境建设,各方面效果很好。对此,徐勇说,只要政府支持,凭借首都深厚的文化底蕴和独特地位,“北京并非最先的一个,但将会是走得最快的一个。”

  政府是干预还是服务?

  798艺术区内的艺术家大部分抱着和徐勇一样的矛盾心情。一直在为798奔走的李象群教授在798也拥有自己的工作室,他十分担心政府管得过度让艺术区失去活力。对此,连玉明一针见血地指出,关键在于政府应“少管理,多服务”。

  北京大学景观设计学研究院院长俞孔坚说,城市的活力来源于多样性,政府要做的就是尊重创意本身的规律,维护这种多样性。是否硬性地造出一个园区并不重要,在创意产业上,民间永远走在政府前面,关键是不要用一厢情愿的单一规划来取代多样。中关村之所以相比以往丧失活力,就是政府将高科技园区理解得过于单一,认为只是高科技企业的办公场所,没有居住、餐饮等其它元素,因此难以形成氛围。

  李象群对798的未来想法很多,在他自己所做的远景规划中有一个详细的列表,从改善道路交通到兴建公厕、绿化带,从统一指示标牌到建立艺术交流的信息平台都有涉及。他希望政府能在基建上给与大力支持,而不是对艺术家进行太繁琐的管理。

  连玉明总结道,要想将798建成成熟的创意产业集群,首先要有完善的公共设施和公共服务,其次要有健全和宽松的制度环境,营造自由的创新氛围。文化产业有自己的规律,产业肯定是市场的选择,只有企业才是创新的主体,政府必须完全退出文化市场,而通过税收、补贴等优惠政策,对企业进行扶植。文化从来不是管出来的,但是如何区分服务与管理,在实践中也十分困难,只要管理不适当就会造成负面影响。

  李龙吟代表朝阳政府做出的表态,可能是给对此担忧的艺术家和学者的一颗定心丸。他说,针对798的具体措施尚未出台,但朝阳区政府正和798内的艺术家以及对创意产业有兴趣的规划师共同研究,是否有必要对798艺术区进行重新规划。对此,市政府对朝阳区的要求是,“绝对不违背创意者自己的意志”。在谈到如何区分服务与管理时,他说,关键在于明确政府和艺术家各自承担的责任和义务。政府依法行使公共管理职能,对非公共事务绝不介入,放手让艺术家自己去做;同时艺术家也不能强调艺术需要,违背公共安全、危害公共利益。他举了一个门的例子说,安装门框是建筑安全的要求,但是798内的艺术家普遍将厂房的门框取下、打通,其实只要验收时承重符合要求,就应该对此报以宽容的态度,创意就是不守规则,过分用规则约束的结果就是创意无从发展。

  艺术家最关心的是房租问题。他们频频提到,1995年每平米每天3角的租金现在已涨到了2元,接近市区内一个高档写字楼的价钱,给园区内的艺术家造成很大压力。房租的涨与不涨,利益如何分配,是几年来艺术家和七星集团之间种种矛盾的根源,798艺术区占用的是七星集团而非政府的地,这也给政府的直接管理造成了难度。李象群等艺术家表示,厂区和艺术家之间的利益需要平衡,此时就需要政府介入,将房租压低到一个艺术家可以接受的程度,另外再以补贴形式给七星集团以补偿。

  对此,李龙吟表示,政府原则上不会介入二者之间的具体经济关系。如果直接干预价格,怎么补贴、补到何时,都是问题,将如同多年前“政府养剧团”的情况一样,带来无穷后患。显然,政府更希望以税收等优惠手段对此加以宏观调控,而非直接帮扶。李龙吟说,全北京对创意产业都有优惠政策,至于针对798的具体政策,还需要进一步研究。

  徐勇对此提出自己的构想,他说,政府可以针对酒吧等附属机构、文化机构、商业机构等不同主体分别规定不同的税收政策,可以设立艺术基金直接对艺术机构进行补贴,甚至可以和厂方置换一个区域来一劳永逸地解决七星集团与艺术家之间的矛盾。

  经记者多方努力,截至发稿时仍然未能接触到七星集团方面代表。

 
  ++『相关新闻』++ 【我来说两句】【推荐】【字体:】【打印】【关闭
  文章评论:       姓名:     email:
   查看评论投它一票
   
 焦点新闻
 头条新闻
 最新图片新闻
版权申明:
本站引用因特网上的资源并对有明确来源的注明了出处,版权归原作者及网站所有,如果您对本站文章版权的归属存有异议,请您联系我们,我们会马上做出明确答复。

版权所有 © 2006:::现代供热·新闻网:::-- (www.xdgrw.com)